最近,水果贵刷屏了!

  其实,有关通货膨胀的话题,【A视野】自去年起已经聊了很多了。以下仅为部分历史保温:

  2017年12月15日《2018年,更多的失业,更高的物价!》研判经济步入滞胀的趋势确定性;

  2018年4月25 发布的《全球经济正在重回70年代的大滞胀轨迹》中提示大家大趋势下大滞胀即将启幕;

  2019年4月7日发布的《经济开始企稳了!后面我们要关注什么?》警示下半年中国经济会呈现更加明显的滞胀特征;

  从上周央妈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到的“未来一段时间物价存在不确定性”,算是获得了来自官方的直接确认和背书!

  当然,这并不是本文最想讨论的点。

  今天的文章,A森想用更加烧脑的内容启发大家:这个情景下,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果我们引入最为经典的经济增长理论之一,索洛模型,经济增长无非就是下面这个最简化的公式导致:

  

  Y 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A 是技术发展水平,K 是资本,L 是劳动。

  括号里面的资本(K)和劳动(L),我们都称之为“生产要素”。除了这两个,像土地也是生产要素,也是可以放进括号里。

  整个公式的含义就是,基于一定的技术发展水平,投入的生产要素越多,则经济增长也就越多。

  我们中国入世后之所以可以经济牛气冲天,就是因为大量的来自发达国家的技术转移提升了技术发展水平(A);

  同时,我们天量的廉价劳动力,以及银行体系人为制造出来的低利率,让更多的劳动(L)、资本(K)可以大规模投入生产。

  不仅如此,土地可以以极低的价格被纳入到生产,也是极大的有利于经济增长。

  对于中国来说,这里面最有优势的生产要素自然是劳动(L)。

  然而,次贷危机后,我们大约在2011 ~ 2012年出现了重大人口拐点。年轻人越来越少,老年人越来越多。其结果是,我们可以投入生产的劳动力越来越少。

  这个根本性问题引发经济增速全面放缓,同时储蓄率也一定会逐步下降。毕竟,没有足够的经济增速作为保障,储蓄率的下滑是一种必然。

  好在次贷危机后,我们持续可以从西方获得技术转让。这点我们可以从互联网革命在国内的普及作为最为有力的佐证。

  然而,到了2019年,伴随着中美纷争,西方的技术转让和产业迁移正在逐步收窄。这个才是眼下中美纷争的核心关切点,而不是那点税收。

  因此,要保证经济增速的一定速度,从上述公式来看,只能加大资本(K)和劳动力(L)的投入。

  问题是,次贷危机后我们已经发动了三轮大规模的稳增长,把国内的储蓄率加速度燃烧。因此,资本(K)的投入已经遇到了很大的瓶颈。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降杠杆政策的另一个原因。

  同样,按照上面提到的,劳动力的增速正在枯竭,反而需要承担的供养人口却越来越多。因此,劳动力(L)的大规模投入也是不可能持续的。

  技术发展水平(A)、资本(K)、劳动(L),三个最为重要的经济发展力量,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大家觉得生意不好做、钱难赚的根本原因。

  进一步说,正是资本(K)和劳动力(L)的不可逆的趋势,所以国家才会提出供给侧改革,目的就是为了提升技术发展水平(A)。

  但是,这又是一件极为艰难、且耗时耗力、充满不确定性的事情。

  众所周知,GDP的断崖对于任何一个经济都是灾难性的。因此,稳增长是不得不为的事情。

  在短期技术发展水平(A)很难立马提升的情况下,人力又不能扩大规模,那么只能继续加大投入资本(K)。

  看明白这个原因,也就知道为什么去年的降杠杆会转变为稳增长,而一季度的数据又证明稳增长就要大规模的加杠杆。

  然而,以现有的技术发展水平(A),相关产业已经出现大规模的产能过剩。

  因此,如此稳增长的结果,除了烧储蓄,就是抬升物价。

  不仅如此,我们的环保风暴、去产能、降杠杆等相关政策,其实是在抬升劳动力(K)、资本(K)、土地等生产要素的成本。

  一边是稳增长大放水,一边则是综合经济政策下生产要素成本的飙升。那么,今年不出现物价贵,怎么可能???

  而由于上面提到的生产要素已经总量开始下降的同时,技术发展水平(A)还很难快速提升,就直接决定了GDP不可能马上起来。

  上述两个因素叠加,那就注定是收入(GDP)缓涨,物价快飙。这势必是大滞胀的剧本。

  尤其要指出的事情是,上面这些核心点都是基本面下很难立马改变的。因此,中国经济的大滞胀行情将具有相当长的延续性。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个局面其实是极为艰难的。因为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可支配收入其实是在下降,尽管名义工资可能还在上涨。

  而对于经济政策来说,则更加艰难困苦。

  放水,立马物价涨给你看;不放水、不出结构性改革政策,那么经济增速怎么办?

  结合目前海外环境的动荡,本来经济政策就是要内外统一来部署的,这下更难抉择。

  同样,所谓的减税降费也明显受制于上面的经济增长模型。

  经济增速不可逆的换档下修,财政支出势必要逆势上抬,唯有如此才能稳增长、保民生。

  但是,财政收入一定是与GDP同步的,因此收支的缺口注定是越拉越大。

  所以,减税降费虽然对企业、经济是重大的利好政策。但是,财政缺口压力下,注定这些钱还会从创造利润的企业身上重新回到财政收入。或许,还是以倍数方式。

  我们即将进入基本面极度复杂的历史阶段!

  好了,最后我要抛出一个干货性的题目给到大家:

  都说滞胀环境下买贵金属是最佳投资选择,那么到底是不是这样?还有没有更加靠谱的投资策略呢?

  今晚,我们会在A视野知识星球中,给到大家硬核解答吧 ~ 点击这里加入【A视野知识星球】

  PS:谁是A视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视野。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