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之时,国内私人财富总量增速已开始阶段性放缓。麦肯锡的研究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国内居民可投资金融资产总额达到147万亿元人民币,国内居民个人财富增长的势头依然延续,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与2017年相比增长 8%,但增速较2013-2017年平均增速16%的水平有明显下降。未来五年,伴随着中国经济逐步企稳,国内私人财富整体规模的增长仍将延续,但增速将延续阶段性放缓趋势。

  “泛泛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4月20日,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在2019宜信财富尊享年会上表示,未来的十年乃至更久,赚钱会越来越难,但是正确的赚钱方式会越来越大行其道,要赢在未来靠的是专业,靠的是头部,靠的是垂直,靠的是细分,靠的是前沿。

  在过去十数年间,无论是中国经济总量还是个人财富都实现了快速上升,财富管理却未能跟上时代步伐的节奏,当中国经济处于转型之际,高净值人群如何捍卫财富?

  “在回归本源的资产管理行业中,用母基金超配到头部的优秀子基金管理人是现在最智慧的一个途径。”宜信公司高级副总裁、宜信财富理财产品总经理侯琳称,宜信财富母基金已经帮助投资者避过很多雷区。

  泛泛赚钱的时代已远去

  自1998年起,中国家庭的财富配置与增值高度依赖房地产,房地产已成为中国投资人最喜爱的投资品类之一。广发银行联合西南财经大学《2018中国城市家庭财富健康报告》显示,我国家庭总资产中住房资产占比高达77.7%,远高于美国的34.6%。财富高度集中配置在流动性较差的房地产领域,增加了中国家庭财富的脆弱性。“房住不炒,租购并举”正成为深入人心的政策和市场方向,房地产去金融化,一系列的住房长效机制正在推进。2018年以来,国内一、二线城市房价相对稳定,并未表现如往年的激进。

  未来几年,由于经济增速整体有望将维持中速增长,房地产过去作为快速创富引擎之一的动能难以维系,市场预计未来几年高净值人群的资产配置将从房地产、企业股权向金融资产进行更多的转移。

  不仅国内房地产投资收益率不如往年,全球范围内绝大多数资产类别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有获得正收益,和经济增长正相关性高的资产类别普遍出现价格的显著下跌,包括主要国家和地区的股指、大宗商品指数、新兴市场货币等。相对于传统资产,另类资产下跌幅度明显缓和,全球对冲基金全年基本持平,全球房地产投资信托下跌4.7%。

  在有限的几个获得正收益的资产类别中,中国利率债在2018年的回报约9.1%,但中国股市在2018年受到严重打击,深圳成指跌幅高达33.6%、上证综指下跌24.3%。另类资产中,全球房地产投资信托下跌4.7%,全球对冲基金下跌1.0%。

  “2018年是全球流动性强的资产类别失落的年份。如果投资者按照宜信财富资产配置饼图严格执行,各个资产类别正负回报有所中和,按市场平均水平可获得2.1%收益,仍然可以让投资者在2018年得到正的回报。”宜信财富理财产品总经理侯琳称,如果进一步以宜信财富各类别母基金进行相应配置,更可获得8.1%的高个位数平均回报。母基金可以充分管控组合的风险。

  母基金的机遇期

  从储蓄、银行理财,到信托、保险、股票等投资品种迭代,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在经历了十余年的快速发展之后,已经走到了业务发展动能转换的十字路口。

  国内市场化的母基金从2012年左右开始才有所发展,尚属于拓荒阶段,而美国已有近百年历史。作为宜信财富全球资产配置中另类资产的一部分,宜信财富母基金已和威灵顿、KKR、IDG资本、顺为资本、真格基金、君联资本、启明创投等十多家全球知名基金建立了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过去40年,我们的传统经济,房地产、制造业、进出口等等,这些经济业态和其中的企业具有与传统金融,以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完美对接的一种状态。”唐宁在《宜信财富2019年资产配置策略指引》中写道,中国正进入新经济的发展轨道,新经济是科技创新驱动的,是高质量的。这种创新行为,是长期的、在早期看不到回报的,与过去以银行为主的金融并不匹配。而天使投资、创业投资、私募股权这样的一级市场,以及二级市场中的直接投融资机会,是与科技创新相匹配的。但科技创新风险高,需要时间,母基金这种先进的模式,可以把社会资本与科创所需的长期的钱对接起来。

  当前中国正步入一个经济发展的新时期,制度红利渐渐消失,人口红利逐渐削弱,而技术驱动、产业升级、新经济创造价值的时代正在到来,例如即将推出的科创板将成为高科技及创新企业提供试点上市平台。但不可忽视的是,高科技、创新企业的高收益背后却是高风险。“新经济有两大驱动引擎,即科技驱动和创新驱动,随着中产阶层的崛起,这一群体对于更高水平、更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有着强大需求,也带动了与之相关的消费升级、大数据、云计算、健康医疗、教育培训等行业的发展,这些都是朝阳行业,同时也需要有耐心的、长期的投资,需要传统经济所创造的巨大财富逐步投入其中,实现共同发展。”唐宁认为,由于高净值客户投资单一项目、单一基金风险过高,通过母基金的方式,风险分散地投资到不同类型和不同发展阶段的基金中,才是拥抱新经济最好的方式。对此,宜信每年根据宏观经济发展的情况,都会为高净值和超高净值客户提出一个资产配置策略作为可遵循的一个依据。

  在过去的四年中,宜信财富母基金用占全国私募股权投资资本0.6%的资金覆盖到了全国25.5%的独角兽企业。现在私募股权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270亿,投资200多家国内外的顶级私募基金,通过基金伙伴间接投资了四千多家高成长性的企业。